分享到:

白巖松:兼職紅會副會長沒有級別,沒有一分錢工資

白巖松:兼職紅會副會長沒有級別,沒有一分錢工資

2020年05月24日 00:54 來源:新京報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專訪全國政協委員白巖松,談信息公開、疫情以及公益慈善

  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最有價值

  從1月20日開始,全國政協委員白巖松的《新聞1+1》疫情連線報道就沒間斷過,用他自己的話說,“這在央視前無古人”,但他也不想后有來者,“因為我不希望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p>

  4個月的時間,他用自己的提問作為“武器”逼近真相,把話筒遞給鐘南山、王辰等專家為公眾解惑,也遞給深處輿論場的地方主政官員,促使信息公開。

  相較于17年前的SARS,白巖松認為信息公開已經提前很多?!暗鳛槊襟w人,永遠期待的是能不能再快一點、再早一點。不能說與17年前相比較就OK了?!庇盟脑捳f,要給未來遞手術刀,刮骨療毒讓我們的肌體更加健康。

  被問及在此次疫情中應該學到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什么,他說,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情,這就是最有價值的。

  談信息公開

  給未來遞手術刀 刮骨療毒才能更健康

  新京報:你曾經全程參與非典報道,對比17年前,如何評價政府在此次疫情中的信息公開?

  白巖松:一方面,這次疫情比17年前的SARS嚴重得多,另一方面,SARS時政府在信息公開方面問題很多。當年底國務院開始培訓“黃埔一期”的新聞發言人,拉開了大規模政府新聞發言人建設的大幕。因此我們普遍認為,2003年是政府信息公開的元年。

  這次疫情,《新聞1+1》1月15日連線專家組成員,當時說存在“有限人傳人”,但是否持續人傳人還不確定。1月20日,鐘南山院士告訴國人,明確了“病毒人傳人”??梢韵胂?,如果像17年前那樣,推遲一段時間才公布,后果是什么?

  此外,這次新聞發布會不是簡單播報數據,而是衛健委聯合國務院多個部門、專家組成員等,這與17年前的區別非常大。

  新京報:你認為信息公開還有哪些改進的地方?

  白巖松:我們要思考,如果更快一點、更早一點會怎么樣?疫情在全球蔓延,有人說你這不是在給外國人遞刀子嗎?不,我是給未來遞手術刀,刮骨療毒讓我們的肌體更加健康。

  新京報:與17年前比,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白巖松:17年前,幾乎沒有人經歷過這么大范圍的公共衛生領域的災情。但是這一次,走過了17年的路程,自然會與17年積累的經驗、教訓等比較。

  過去17年里,有15年我是衛生系統的健康宣傳員,總跟疾控中心、鐘南山、王辰打交道。連續多年做健康宣傳員,也是SARS某種程度上帶給我的刺激。

  健康是1,對個人、國家都是如此。1在,后邊的0越多,才會更有價值。如果有一天前邊的1出問題了,后邊不管有多少個0都是0。

  談疫情

  面對疫情 應用更開放的姿態回應

  新京報:你認為,從這場疫情中我們能學到最有價值的東西是什么?

  白巖松:讓專業的人去做專業的事情,這是最有價值的。

  1月20日,鐘南山院士代表專家組告訴國人新型肺炎存在“人傳人”現象,這成為一種動員,每個人都開始防范。讓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政府決策聽取專家的意見,這個啟示是非常重要的。我當然期待未來中國更多領域都有鐘南山、李蘭娟、王辰這樣有公信力的專家。遇到事情的時候,我們知道去看誰、問誰、聽誰的,專業之路還很長。

  新京報:官方應該如何對待專家言論?

  白巖松:不僅僅是公共衛生領域,還有更多領域需要更多、更棒的專家,政府在決策的時候可以聆聽專家的聲音,做出正確的決策,這對于我們要做的事情來說太重要了。中國要配得上大國位置的話,相當多的領域都要有自己的鐘南山、王辰、李蘭娟。

  新京報:你認為,應該如何對待不同的聲音?

  白巖松:這涉及中國往哪兒走的問題。中國肯定要往更開闊的地方走,更加開放、開明,中間有更多波折,但大方向是這樣的。面對疫情應該用更加開放和改革的姿態去回應,這樣我們才會覺得付出這么大的代價得到了積極回應。

  這個世界有很多說中國的聲音,最重要的是做好自己的事。這段時間我經常說一句話,保持冷靜、繼續前行。這時候的中國非常需要保持冷靜的定力,把我們自己的事情做好。

  我們新聞行當,同樣如此。這些年來我們天天探討新媒體融媒體,但問題是,還有多少記者會問,我們還有多少采集事實的能力?我們是不是這個社會最好的記者?有多少人能堅持一輩子不提拔只做一個好記者。

  媒體也應該去思考,我們需要成為極其專業的一群人。不管新媒體舊媒體,還是未來新型媒體,專業精神是永不過時的,我們必須有自己的核心力量。這次做疫情直播過程中也有體會,我唯一的武器就是提問。

  新京報:連線中有特別想問但沒問的問題嗎?

  白巖松:連線時的問題都是我特別想問的。最初有網友會說,“呦,真敢問”,這種評論一開始非常多,有時候我非常驚訝,原來觀眾期望值沒那么高,我認為很正常的提問,居然評價“真敢問”。

  其實不應用“敢不敢問”去衡量,而是“該不該問”。一個記者最重要的是專注于過程,結論不是你能下的,但你必須用你的提問靠近最真實的結論。

  新京報:疫情期間出現了一種比較撕裂的現象,像張文宏醫生一開始迅速走紅,但后期又遭受到了很多非議,對此你怎么看?

  白巖松:一開始做疫情報道的時候,晚上做直播,白天看到評論罵我的人很多。后來一想,鐘南山院士都有人詆毀,李蘭娟院士都有人質疑,張文宏也積累了很多煩惱。我就想開了。國難面前,個人名聲不重要。

  疫情期間,輿論環境撕裂、對峙、謠言滿天飛,我相信這次很多人看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可怕,也看到了另一面的可怕。

  談公益慈善

  透明公開要用機制去解決而不是用嘴

  新京報:你今年兩會提案是關于公益慈善的改革,出于什么考慮?

  白巖松:我跟公益慈善機構打交道很久了,從希望工程開始到現在近30年。這10來年大家關注中國紅十字會,疫情初期大家重點關注公益慈善機構,網友也在罵。我們必須談問題出在哪里,如何進行相關的改革。

  其實這里邊的問題很多。一個簡單的例子,做公益慈善的社會組織,在重大突發事件中有點“小馬拉大車”的意思。它固然有能力不足、需要快速提升的地方,但更多是因為整個重大突發事件中公益慈善的響應機制不順暢。

  湖北紅會、武漢紅會兩級紅會加起來才三十多人,平時應對能力還可以,但面對這么重大的突發事件,付出十倍努力也很難把事情做好。

  所以這次我提案的第一條就是各級政府重視公益慈善組織在重大突發事件的應急響應,因為它是輿情、民意,發生輿論事件表面上摧毀的是公益慈善機構的聲譽,背后是政府公信力的問題。

  到現在為止,武漢紅會、湖北紅會想開發布會都開不了。一月底,我問時任武漢市委書記,能不能讓慈善機構定期召開新聞發布會,三天一次,最后也沒成。

  透明公開要用機制去解決,而不是用嘴去解決,只有機制給他們賦權,給他們權利。

  新京報:如何看待公眾對紅會的監督?

  白巖松:任何慈善機構必須面對公眾監督,這是這么多年我們一直在推動的事情。過去很多年,有很多謠言伴隨著公益慈善組織。這次紅會還沒開始干,就有謠言說紅會收6%的管理費,你為它辟謠,有人就說你洗白。

  2011年郭美美事件,官方結論是與紅十字會沒有任何關系??涩F在去網上看留言,還有很多人認為郭美美與紅會是緊密相連的。這都需要我們去思考,如何推動改革,如何透明公開,如何面對突發事件迅速響應,如何向社會公開。如果悶下頭來假裝一切都沒有發生,挨罵時一片委屈,挨罵完了什么都沒有變,那下回繼續挨罵。

  新京報:你同時兼任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疫情初期湖北紅會陷入輿論漩渦,也受到了質疑。

  白巖松:去年9月,我成為中國紅會兼職副會長時,官網已經發布了消息。兼職沒有級別,沒有一分錢工資,沒有辦公桌,其實只能算是個資深志愿者。除了罵聲,我不會從紅會拿走任何東西,我也是一個逆行者。不過,本來覺得兼職就一屆,一轉身會走,反而因為這次疫情撲面而來的聲音,更想做些什么,去推動改革,慢慢去消除這些質疑。

  新京報:你前半年都投入在疫情報道中,如何履職,怎么搜集問題信息?

  白巖松:原來要準備的提案都推了,比如關于職業教育的獎勵機制,如何讓職教學生能得到更多激勵,有上升通道,另一個提案就是改革大學生實習的狀況。

  新京報:什么時候有改變提案的想法?

  白巖松:疫情一來沒幾天就知道,因為情況發生變化,大家的注意力焦點都在發生變化??峙麓蟛糠治瘑T代表都有相似的心路歷程。

  新京報記者 王俊 逯仲勝 何強

【編輯:孫靜波】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