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NBA名帥杰里斯隆去世:他曾擋住姚明,卻未擋住歲月

NBA名帥杰里斯隆去世:他曾擋住姚明,卻未擋住歲月

2020年05月23日 11:02 來源:中新體壇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杰里-斯?。核麚踝×艘γ?,擋不住歲月

  那個一生鐵血的“硬鼻子”老頭收起了他的火爆脾氣,不再堅持,不再抗爭,跟著不停流逝的歲月,一起離開了。

  將入午夜,手機彈窗一陣不合時宜的躁動。

  我朝屏幕看了看,皺了皺眉,轉而在搜索引擎中敲出杰里-斯隆的名字。輕擊回車后,發現久未更新的資料欄里添加了新的內容——在生平信息的最開頭,依舊是他的出生日期,“1942年3月28日”;但在緊接著的破折號后,原本一直空白的位置,填上了“2020年5月22日”。

  打開猶他爵士隊網站,久未露面的老帥占據了幾乎整個屏幕。那張熟悉的側臉鼻梁依舊高挺,頭發花白,整個人的模樣似乎比記憶中的形象還要年輕。只是右下角的數字“1942-2020”以及碩大的“Rest easy,coach。(安息吧,教練)”字樣在提醒你,這次“重逢”是為了道別。

  那個一生鐵血的“硬鼻子”老頭收起了他的火爆脾氣,不再堅持,不再抗爭,跟著不停流逝的歲月,一起離開了。

  “杰里-斯隆將永遠是猶他爵士隊的代名詞,他將永遠是猶他爵士的一員,我們將和他的家人、朋友和球迷一起哀悼他的離世。我們為他在猶他州取得的成就以及他為我們帶來的數十年的奉獻、忠誠和堅毅表示深深的感謝?!?/p>

  正如爵士隊在聲明中提到的,如果要為這支生于美國南海灣的“新月城”,卻長于西北鹽湖城的球隊尋求一位代表,那不會是46年隊史中的任何一位球員,而是這位曾經駐守科羅拉多高原23載的老帥,無可辯駁。

  斯隆的1223場勝利掛在了爵士主場穹頂 。

  這不僅僅在于他掌印爵士隊23年,一度創下北美四大聯盟連續執教同一球隊的紀錄,在這期間,聯盟中其余球隊一共245次更換教練;不僅僅在于他執教期間,在爵士隊指導過133名球員共取得了1223場勝利,這一數字也被視作斯隆的號碼,和其余5個退役球衣相伴,作為榮耀被懸掛在爵士主場的穹頂。

  這也不僅僅在于他是聯盟歷史上第一位帶領同一支球隊取得1000場勝利的教頭,不在于他2009年以現役教練身份入選籃球名人堂,甚至不在于他獲得了被譽為“教練終身成就獎”的查克-戴利獎……

  杰里-斯隆之于爵士的意義,在于他用23年的時間,刻畫出獨屬于猶他爵士的風骨。

  公牛時期的斯隆防守強悍。

  23年間,斯隆用他的鐵血澆筑球隊。球員時期,斯隆就是個強硬不屈的狠角色。他的四號球衣更是芝加哥公牛隊退役的第一件球衣。

  從1978年掛帥開始,他就把這股鐵血帶到了鹽湖城,從此科羅拉多高原找到了自己的底色。從馬龍、斯托克頓、奧斯特塔格到德隆-威廉姆斯、布澤爾、基里連科、奧庫,抑或是他執教生涯末期提拔起的布魯爾、馬修斯,都是強悍兇狠之輩。

  而爵士隊的對手,從喬丹的公牛,到姚明、麥迪的火箭、再到科比的湖人,小球市、星味并不濃重的爵士從未退讓。

  人們至今仍會記得與“籃球之神”相向而立的那支球隊以及身上的雪山圖案,記得基里連科、布魯爾、馬修斯們被科比輪番摧毀又再度站起。而那幾年奧庫、布澤爾的強悍如一把囚龍鎖,屢屢讓姚明和他的球隊無可奈何,成為不少中國球迷的意難平。

  爵士隊的兇悍防守。

  鐵帥斯隆和他的鐵軍從未拿到過最后的冠軍,從未以勝利者的姿態結束一個賽季。然而真正的英雄需要偉大的對手,雖然斯隆和他的球隊從未成為笑到最后的英雄,但對于他和他的球隊,人們從未喪失尊敬,猶他爵士也早已烙上了鐵血強悍的標簽。而這標簽,幾乎可以說是完全出于斯隆一人之手。

  然而鐵帥離去之所以令人如此感慨,更在于鐵血堅毅如斯隆,也總是無法抵御時代的洪流和歲月的侵蝕。

  1997和1998,斯托克頓與馬龍生涯巔峰,斯隆率領著爵士連續兩年殺入總決賽,卻兩度飲恨奧布萊恩杯旁,因為那是屬于喬丹的時代?;@球之神讓猶他人連續成為歷史經典的背景,喬丹那晃開拉塞爾投中“The last shot”后的片刻停頓,定格的是老帥迅速做出暫停手勢后低頭返回替補席的悲愴。

  喬丹的“最后一投”讓爵士成為背景。

  斯隆、馬龍和斯托克頓攜手的十年攀登,最終成為一個傳奇時代最有力也最殘酷的注腳。斯隆敗給了他曾經最愛的球隊,命運弄人。

  到了2010年,從鐵血年代走過的斯隆依舊秉承著“我不需要他喜歡我,我只需要他認真為我打球”的古典主義,嚴苛地對待基里連科、德隆這樣的新一代核心。但聯盟早已不似從前那般。在堅守23年后,斯隆含淚辭職。

  “我的時間到了,是時候離開了?!彼孤M含熱淚的宣布。

  斯隆含淚宣布辭職。

  21世紀的聯盟是一個娛樂的時代,斯隆的鐵血和強悍或許依然有效,但有時已不再被接受。宣布離開時,對于他和球隊核心球員的爭執他只字未提。他做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讓球隊變好,一如既往。

  “你們的能量條都是滿滿的,我和你們已經不是同一個水平,已經在走下坡路,所以我熬不下去了?!本秃孟袼]有做錯什么,只是時代已容不下他這般理想主義了。

  辭職后的斯隆依舊以顧問和球探的身份與爵士隊維持著關系——誰都知道他的不舍。但2016年,也就是他獲得查克-戴利獎那年,他宣布自己患上了帕金森癥和路易體癡呆癥。

  隨后的一次采訪,他用已經不太清晰的發音表示:“我最不喜歡的是我的手一直抖,慢慢忘掉一些一直深愛的事情?!?/p>

  斯隆重返爵士隊主場面容憔悴。

  作為反抗,斯隆一有機會就會在電視前看爵士的比賽,還幾次出現在球場邊。他會每天用顫抖的手費勁地系上鞋帶,帶狗走上幾公里。

  這是一個硬漢對于命運無奈卻用盡全力的反抗。

  奈何,出現在鏡頭中的斯隆一次比一次消瘦憔悴。他是不折不扣的勇士,但擋不住歲月和時代。

  鐵帥走了,隨之消逝的是一個鐵血時代的印章。

  作者:李赫

【編輯:岳川】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1]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